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LED灯 >

拜登提名美国贸易代表的戴琦究竟是不是戴笠的

发布时间: 2021-07-19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当地时间11日提名华裔女律师戴琦(Katherine Tai)出任美国贸易代表,如果没有意外她将于拜登政府接管白宫之时正式履任该职位。

  资深媒体人西蒙周称,戴琦是前军统戴雨农(戴笠)的曾孙女。父母(戴以宽?)皆来自台湾,她在康涅狄格州出生,华盛顿长大,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院。

  戴琦究竟是不是当年军统掌门人戴笠的曾孙女?本文就来盘点一下戴笠的后人,看看这个说法是真是假?

  戴笠,浙江江山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在黄埔军校时就开始在胡锡安的密查组负责搜集情报,1928年担任军事委员会联络组上尉联络参谋,1932年担任复兴社特务处处长,同年9月,复兴社特务处开始采用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的公开名称。戴笠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的“特工之王”,但他在1946年3月因飞机失事而丧生。

  戴笠和原配夫人毛秀丛只有一个独子戴藏宜。1951年1月,在老家江山县公审后被执行枪决。

  戴藏宜和妻子郑锡英育有三儿二女:戴以宽、戴以宏、戴以昶、戴眉曼、戴璐璐,其中女儿戴璐璐早夭。戴藏宜死后,郑锡英把女儿戴眉曼托付给家里的厨师汤好珠收养,自己带着三个儿子迁居上海。

  图4:戴笠家人的合影,后排左起依次是郑锡英、戴藏宜和戴笠,前排左一是美国海军情报署的梅乐斯少校,他抱的是戴笠的孙女戴眉曼,前排居中的是戴笠的母亲蓝月喜,她手上抱的就是戴笠的长孙戴以宽

  留在老家的戴眉曼后来改名为廖秋美,与江西省上饶市汽车保养厂的工人谢培流结婚,婚后随丈夫迁居江西上饶,育有二子一女,过着平静的生活。

  1953年,蒋介石命令保密局(由军统改编)局长毛人凤派人到大陆寻找戴笠后人。毛人凤派特务黄铎扮成渔民,潜入上海,与潜伏在上海的特务黄顺发、陆秉章取得联系,找到了郑锡英母子。1954年1月,郑锡英化名为沈凤英,带着长子戴以宽、幼子戴以昶,由黄铎陪同护送,经广州、香港最终到了台湾。

  留在上海的次子戴以宏由潜伏特务陆秉章托人照料。后来陆秉章身份暴露被捕,陆秉章的妻子把戴以宏送进孤儿院。16岁分配到安徽省合肥市棉纺厂工作,后来插队到安徽枞阳县农场普农山分场,1976年,戴以宏与农场一位上山下乡的上海女知青结婚。1984年女知青返回上海,两人也就此离婚。不久,戴以宏又重组家庭,育有一女,生活也很平淡。

  随母亲郑锡英到台湾的两个儿子,长子戴以宽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获得企业管理学士学位,后来一直定居美国,育有一子一女。幼子戴以昶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后来在台湾中华贸易开发公司任职。

  可见,如果戴琦是戴笠的曾孙女,那就只能是到美国的戴以宽的女儿,年纪也吻合,看上去还有几分可能,所以才有这样的传言。但有资料显示,戴琦的父亲叫戴元亨,台湾大学毕业,然后去美国耶鲁大学深造,取得硕士学位。这就和戴以宽的经历对不上了,所以,戴琦是戴笠曾孙女的说法,假新闻的可能性更大。

  戴琦在1996年至1998年曾以耶鲁中国学者身份,在广州的中山大学教授英语。

  戴琦汉语流利,能熟练使用中文国语、粤语、闽南语,具有超过10年的对华贸易经验,先后为贸易代表办公室和美国众议院财税委员会担任顾问,参与对中贸易争端处理及强化美墨加协议,日前就传出她可望接任贸易代表。

  美国贸易代表是一个关键职位,负责实施美国的贸易规则并与中国和其他国家就新的贸易条款进行谈判。消息传来,台湾媒体集体兴奋了,因为戴琦的父母来自中国台湾,她本身也能讲流利的汉语。加之戴琦在贸易谈判领域经验丰富,一些台媒甚至台当局都有些按捺不住兴奋,开始有意无意“攀亲戚”

  例如,台湾“中央社”在报道中,就直接用了“台二代”这样的称呼,以体现戴琦与台湾的联系。报道中提到,台外事部门官员徐佑典接受媒体提问时说,父母来自台湾的戴琦在美国出生,她在众议院岁计委员会任内与“驻美代表处”有互动,也曾与外事人员分享来台探亲经验;为人亲切、专业能力佳,广获各界好评,在贸易议题研判将遵循传统立场。

  另一家立场偏蓝的媒体也在标题中点出戴琦“双亲来自台湾”,报道总体基调还算客观。但是一些立场偏绿的媒体和自媒体就比较露骨,丝毫不掩饰其对大陆的敌意。其中一家在报道中使用了《台裔女律师多次提告中国的贸易不公行为!》这样有强烈倾向性的标题,并指出“戴琦相当熟悉中国贸易事务,提名她出任贸易代表,此举也突显美国要用更积极、大胆的方式,继续与中国竞争!”

  拜登对戴琦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戴琦是一位敬业、深受尊敬的公务员,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国际贸易问题专家”,同时“她丰富的经验将使拜登-哈里斯政府能够着手处理贸易问题,帮助美国摆脱因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

  现在,戴琦是国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贸易顾问。作为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首席贸易顾问,戴琦去年在与特朗普政府贸易团队商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部分条款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她近期获得国会人以及重要选区的商界领袖和工会支持。

  美国《政治报》报道引述一些戴琦支持者的说法:“几乎人人都喜欢她,都认为由她出任(贸易代表)很合理。”他们称赞她在去年《美墨加协定》谈判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台媒想“攀亲戚”,岛内网友并不买账。不少网友在相关新闻下边留言说,“来自台湾只是一个背景,不用太过于强调期待”,“她是美国人啊,肯定要为美国利益考虑”,“需要这样攀亲带故吗?”,“不要忘了美国优先”。

  就像一位台湾网友所言,戴琦的提名不见得会给台湾带来什么好处,因为“只有比美国人更美国人,才能在美国政府立足,台湾人别期待太多”。

  而国台办也多次指出,当前“”势力误判形势,以为挟洋、投靠、勾连外部势力就可以搞对抗、谋分裂,他们完全是错判形势,利令智昏。勾连外部势力搞“”,是在走危险的独木桥,脚下是万丈深渊,梯子在别人手里,随时都有可能粉身碎骨。